搜索:
【史话】险些阻击五星巴西?比利时队难忘20年前之痛

和往年一样,每年的6月17日,比利时媒体就会尝试和退休的牙买加裁判彼得普伦德加斯特联系。

然而,所有的努力都无济于事。电话是打不通的,电子邮件可以发送,不会被退回,但也肯定没有答复。普伦德加斯特肯定是非常忙,或者是他已经受够了来自这个欧洲国家一次又一次的相同问题。

这个问题非常简单:比利时在2002年日韩世界杯1/8决赛对巴西的比赛中先入1球,但是被当值主裁判普伦德加斯特吹掉了,理由是进球者威尔莫茨对巴西中卫罗克儒尼奥尔犯规。然而,威尔莫茨真的犯规了吗?

在过去的20年里,普伦德加斯特被迫在公共场合接受提问的时候肯定也被问到过,他的回答一直很坚定:是的,犯规了。然而当时的录像记录无法证明犯规,威尔莫茨本人则对这个“犯规”感到目瞪口呆。

那不是历史上最强的比利时队,当然不是,无法和1986年闯入半决赛、拥有希福、普法夫的比利时红魔相提并论,也无法和2018年闯入半决赛拥有卢卡库、阿扎尔、德布劳内等新红魔相提并论。但是,由于普伦德加斯特的决定被认为是一次惊天误判,2002年6月17日的这场比赛,被认为是比利时国家队历史上最重大的伤痕之一。

那场比赛发生在神户,杰基佩特斯在右路把球传到禁区中央,面对拥有3R的巴西队,比利时队只能这样踢,收缩防守,然后在进攻中碰运气。而威尔莫茨的运气真的够好,他跃起甩头攻门,比利时队1比0领先巴西!

韩日世界杯上,巴西最终夺冠,但这是他们在整届比赛中踢得最差的一场。之前他们的3个小组对手,土耳其是半个世纪没有参加世界杯的球队,中国队是绝对的生瓜蛋子,哥斯达黎加也没有任何实力可以挑战巴西的替补阵容。比利时是巴西遭遇的第一个真正的“欧洲对手”,斯科拉里的球队尽管拥有3R,却踢得非常沉闷难看,也毫无章法。

如果在这样的局面之下0比1落后,对于志在冠军的巴西队,难度将是非常大的,然而普伦德加斯特就是吹掉了比利时这个难得的进球。若用比利时人的原话说,这是“一个没有任何人看见的犯规”。

“当时我就意识到:我们肯定赢不了。”20年后谈起那个进球,威尔莫茨依然非常生气。然而当时在球场上,威尔莫茨并没有表现得那么激烈:“我很少感到如此无力。如果我犯了哪怕是一个小错误被吹,我都能理解。但没人碰到对手。我和所有的比利时人一样,困惑到无法抗议。”

后来有队友回忆说,威尔莫茨是下场后才爆发。他自己后来也承认:“如果当时的主教练罗伯特瓦塞热没有阻止我,我就会对普伦德加斯特动粗。主教练让我必须冷静下来,但那时的我真的很生气。”

大难不死,巴西队在下半时终于打破僵局,里瓦尔多和罗纳尔多各进1球,最终2比0取胜。比利时人的顽强抵抗破灭了。威尔莫茨那个球的助攻者佩特斯说:“如果那个球被判有效,巴西人面对的难度可能会提高一个档,不过话说回来,对我们来说也会是如此。挫折感真的很巨大。赛后,我们的巴士停在巴西人旁边。我们看到罗纳尔多和里瓦尔多等世界明星在跳桑巴舞,我们则在尖叫。这是不公平的。”

比利时人认为,让一个牙买加主裁判来执法这样的比赛,是很不合理的。对于普伦德加斯特,赛前大家唯一知道的是他和鲍勃马利的女儿莎伦结婚。杰基佩特斯说:“牙买加是一个没有足球传统的国家,虽然我们只领教了普伦德加斯特的水平,但我认为,牙买加可能没有裁判有能力来执法这样一场顶级比赛。”

“我为我们那天的表现感到非常自豪。”威尔莫茨说,“没有人像我们这样,给巴西人制造困难。我们带着胆量和勇气比赛。国际足联之后明确表示,普伦德加斯特犯了一个错误。嗯……”

佩特斯说,那场比赛之所以很特别,还在于比利时队在小组赛期间经历了特别的动荡。这几乎是比利时经历过的最动荡的一届世界杯。在出发去亚洲之前,主教练瓦塞热宣布,他在大赛结束后会去标准列日执教。小组赛中,比利时队面对日本(2比2)和突尼斯(1比1)都只取得平局,实在太平庸了。媒体甚至传闻瓦塞热会在世界杯进行期间被解雇,这激怒了球员,他们开始媒体。

佩特斯后来说,球员媒体以后,反而情况好了。之前球队每天开放接受采访,而现在球员们可以安静休息。瓦塞热很记恨媒体,小组赛第三场对俄罗斯之前,队内的气氛曾格外紧张。

结果,背水一战的比利时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比赛,3比2战胜俄罗斯。威尔莫茨说:“舆论希望瓦塞热赶紧走人,而我们作为球员却用脚做出了回应。淘汰赛出战巴西是我们得到的奖励。 很显然,比利时人也不奢望可以淘汰3R巴西,但他们期待在体面和欢乐的背景中结束世界杯之旅,可一个牙买加人又把愤怒带回了比利时队。

从这场差点出事故的比赛中,巴西队也学到了一点点东西。斯科拉里反应速度很快,他在这场比赛之后,撤下了在虐菜的比赛中表现出色的进攻中场大儒尼尼奥,改用更平衡的本土球员、来自巴拉纳竞技的中场克莱伯森,并让他和米内罗竞技的吉尔伯托席尔瓦搭档中场。这个组合不仅保证了3R组合能安心进攻,之后还给英格兰、土耳其、德国制造了巨大的困难,还时不时灵活跑位发起进攻。奇怪的是,世界杯后,两人分别去了英超豪门阿森纳和曼联,个人能力都没有太大提升,之后球队也再也难以组成2002年的那个梦幻组合。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世界第一?比利时的“伪黄金一代”_零度角_网易体育

欧洲杯一起来竞彩-特约:坐拥4.6亿欧元壕阵、高居FIFA世界排名第二位的比利时遇上目前日渐衰落的意大利,结果却是一场2-0的意外比分。“欧洲红魔”的黄金一代们到底怎么了?

的确,比利时“黄金一代”拥有着太多让全欧洲艳羡的天才球员。后防线上坐拥曼城队长孔帕尼,热刺队长维尔通亨,前阿森纳队长维尔马伦,以及挤走切赫的切尔西门神库尔图瓦。中场位置上英超MVP阿扎尔,曼城核心德布劳内,辅以纳英戈兰、维特塞尔、费莱尼等人。前锋的位置上卢卡库和奥里吉也都是出色的年轻球员。据统计,比利时队欧洲杯阵容的身价达到了4.6亿欧元,排在24支球队的第一位,遥遥领先第二名的德国队,更是比总身价2.6亿欧元的意大利队多了近一倍,仅仅中场双子星阿扎尔加上德布劳内的身价就等于半支意大利队。更可怕的是,这支比利时大多数球员都在25岁左右,未来仍有不小的进步空间。在去年十一月的FIFA排名中,比利时历史性的占据了世界第一的宝座,这也证明了比利时队的实力。

然而仔细看比利时队近年来的交锋战绩就会发现一些问题,第一是防守不稳。比利时国家队最近的10场比赛,除了客场1比0小胜塞浦路斯的比赛之外场场丢球,对阵欧洲实力垫底的安道尔都被攻破球门。本赛季英超最佳防线的维尔通亨和阿尔德韦雷尔德坐镇,再加上孔帕尼和库尔图瓦,比利时的防守反倒不让人放心,令人费解。

其次就是虐菜太多,在本届欧洲杯的预选赛上,比利时与威尔士、波黑、以色列、塞浦路斯和安道尔分在一组,尽管比利时最终小组头名出线,但对阵携手出线的威尔士两回合一平一负,一球未进,凸显了球队在面临有一定实力的球队时办法不多。2014年巴西世界杯比利时虽然闯入八强,但是击败的对手阿尔及利亚、韩国、俄罗斯和美国基本都是世界二流甚至三流的球队。在非友谊赛性质的比赛中,比利时队缺乏具有说服力的胜利。

第三个问题是缺乏整体性,阿扎尔、德布劳内、卢卡库,维特塞尔等球员都有出任战术核心的能力,但自始至终球队以谁为核心,选择走地面还是起高球的思路都没有完全明确。阿扎尔擅长突破,需要占有大量的球权,而德布劳内长于组织,也需要掌控皮球,另外队中的莫尔滕斯、维特塞尔、卡拉斯科也都是能带球爱带球的球员。这就导致了比赛中比利时球员拿到球的第一选择往往是先自己带,等到办法不多了才会选择传球,导致进攻效率低下。因此我们看到的这支比利时多数时候还是各自为战,靠球员出色的个人能力解决问题。这样的打法虐菜的确足够,但是面对具有丰富战术素养的球队就很容易陷入困局,对阵意大利的比赛就很好的说明了问题。【详细】

比利时近年来妖人井喷,很大程度上源于比利时的移民政策。1984年、1991年、2000年比利时对移民法案进行三次修改。在1984年前,比利时每年移民人数最多不超过1万人,但这三个修正案分别开始施行的第一年,就有接近20万移民和移民后代成为比利时公民。如今,比利时1120万人,有25%是新移民及其后代。

如今的黄金一代刚好是这批移民的第一代后代,本特克出生在民主刚果、孔帕尼的父亲是刚果移民、登贝莱的父亲来自马里、维特塞尔有法国血统、费莱尼的父母来自摩洛哥。比利时的移民法案,对于体育、文化和科学人才有优惠政策。2009年,比利时足协甚至向巴西后卫丹特发出邀请,但后者拒绝入籍比利时。不过对于一般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来说,成为一个比利时公民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外来的移民的确提升了比利时足球的实力,但是国家队比赛有其特殊性,如果球队中多数人对于本国文化的荣誉感和认同感不足,很难在短时间内形成足够强大的战斗力。其实在欧洲范围内几乎每个国家都会面临移民的问题,法国和德国就是依靠齐达内,克洛泽、厄齐尔等移民球员称霸世界。但是与法国和德国不同,比利时没有足够强势的本国文化和本国语言,在强强对话的关键时刻,缺乏团结一致的精神和捍卫祖国荣誉的使命感很容易让球队战斗力大打折扣。

以贾努扎伊为例,这位效力曼联的天才少年在2014年4月份选择了为比利时队效力,尽管他的出生地是在比利时,但其父母分别为科索沃人和阿尔巴尼亚人,他还拥有祖父母土耳其和塞维利亚的血统,因为年少时曾在英国长住,亚努扎伊甚至可以身披三狮军团战袍,可最终,考虑到未来英格兰队中不一定会有自己的位置,贾努扎伊才选择了比利时。但随后贾努扎伊状态下滑被曼联外租,也没能入选比利时国家队,据英媒的消息披露,贾努扎伊打算放弃为比利时效力的机会,转而加入科索沃国家队。这样出于自身利益考虑而非为国效力的责任感的情况,在比利时队中其实很多。

此外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地方就是比利时国家队的年轻一代,无论是在U20世界杯(又称世青赛)还是U19欧洲杯的赛场上,比利时都没有取得过好成绩,从1999年至今比利时连续9年无缘U20世界杯正赛,而U19欧洲杯,近年来比利时也没有从资格赛突围过。目前正在进行的U21欧锦赛资格赛中,比利时U21目前落后小组中排名第一的捷克队5分,以净胜球劣势排在黑山之后列小组第三位,小组赛还剩3场比赛,在只有小组第一才能直接晋级正赛的情况下,比利时U21的形式已十分严峻。很有可能再次无缘U21欧锦赛决赛阶段。

比起现在这支球队的症结,缺乏持续性的人才产出才是最应该头疼的问题。参照比利时青年队的战绩和比利时国内联赛相对较低的足球水平,不难看出在表面繁荣的背后,比利时的青训体系实际上还没能完全健康的运转。【详细】

每次看比利时的比赛你可能都会觉得他们没有太多的战术可言,很多时候都只能依靠球星的个人发挥,你也许会觉得主教练威尔莫茨的水平阻碍了这些巨星的发展,但在质疑之前,你可能得先了解一下比利时的基本国情。

比利时人是由弗拉芒人和瓦隆人两个语言及文化相异的民族组成。前者居住在同荷兰接壤的北部佛兰德地区,讲弗拉芒语(类似荷兰语,属印欧语系日耳曼语族)。后者居住在同法国接壤的南部瓦隆区,讲瓦隆语(一种从未独立形成文字的法语方言,属印欧语系罗曼语族)。位于中部的首都布鲁塞尔是双语区,政府机构和公共设施都用荷语和法语双语标注。

历史上,弗拉芒人和瓦隆人矛盾冲突非常严重,历史渊源颇深,和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巴斯克的分裂情绪非常相似。在弗拉芒人看来,瓦隆人非常懒散,不愿意工作,往往扮演了拖自己后腿的角色。而瓦隆人则认为弗拉芒人一直充当了叛徒、法西斯帮凶的丑陋角色。现在的比利时政府有两套班子,一套说荷兰语,一套说法语,完全按种族、语言分开。2007年12月的选美活动中,比利时小姐因不能用荷兰语回答问题被喝倒彩,凸显比利时南北分裂的僵局已从政治领域蔓延到社会其他领域。甚至有部分议员一直在建议比利时仿效英国排出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等多支球队的做法,分别组织瓦隆和弗拉芒的球队参加国家队比赛。

这样的矛盾自然也延续到了比利时国家队中。比利时著名足球教练,曾经率领比利时队在上世纪80年 代创造辉煌的蒂斯曾有一句名言:“千万不要召入瓦隆人进入国家队,无论他有多么优秀。”这其中的确含有一丝种族的偏见,但不难反应两大民族根深蒂固的矛盾。

翻开这支比利时队的花名册,维尔通亨,维尔马伦、德布劳内等人是弗拉芒人, 而阿扎尔、维特塞尔则是瓦隆人,一个最简单的问题:队内很多弗拉芒人如维尔马伦、维尔通亨不会说法语,而瓦隆人的荷兰语水平也十分有限,这就导致部分球员的沟通有时甚至需要用外语(英语、西语等),战术执行度可想而知。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这就仿佛让中国人、韩国人和日本人组队一起干活一样困难。

在现任主帅威尔莫茨之前,几任主帅范德雷肯、威尔考特伦、艾德沃卡特和里肯斯都面临了不同程度的球员内讧问题,队内帮派林立,互相指责。威尔莫茨接任球队后,果断踢出了公开挑事儿的一帮球员,打造了以年轻球员为主的比利时。和前任相比,威尔莫茨是坦率和直接的,平等对待每一名球员、每一家媒体。无论他来自弗拉芒还是瓦隆,都一视同仁。

同时威尔莫茨作为比利时足球名宿,有70次国家队出场纪录,打了四次世界杯。因此,红魔队员都非常尊重他。诸如阿扎尔、费莱尼等个性十足的球员也对他敬重有加,同时他是一个忠诚的爱国者,他有一颗爱国者的心脏,深深感染着他的球员和球迷,甚至苛刻的媒体。是他让比利时人团结了起来,正是由于他能够把一个个具有复杂背景的球员们捏合在一起,也才成就了比利时一度排名世界第一的盛景。

但是作为主帅而言,威尔莫茨的确还不具备孔蒂、博斯克、里皮、勒夫等人的神奇的临场指挥和高超的战术造诣,在打造球队的整体性上功力不足。但换掉威尔莫茨就能解决问题吗?如果换一位不了解本国实际情况外籍主帅,很难保证这支球队内部不会出现新的混乱。如此复杂的困局也许才是比利时足球最大的矛盾,也是制约欧洲红魔复兴的最大瓶颈。【详细】

输一场并不是末日,如果能从意大利人这面镜子上发现自己的问题,那么这群年轻人就还有机会。国家队比赛不仅仅需要个人英雄主义,更需要心甘情愿的信任队友与战术层面的自我牺牲。在比利时复杂的民族问题和社会背景下,如果球员们依然坚持自我,那么再强的黄金一代终究只是美丽的泡沫。

【观察】后防换代任重道远 老迈比利时能有何选择?

自从德布劳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对欧国联没什么想法,“那只是友谊赛”。欧洲红魔比利时对于这项锦标的大致态度,基本上也就能猜出个七七八八。而近三场他们所表现出来的状态,显然也很有点练兵的感觉极不稳定。先是从1比4惨败荷兰到6比1血洗波兰,然后这个周末又只是1比1与威尔士战平。如此平局自然没有太多可讨论的内容,但比利时阵容的微妙调整还是稍稍有些令人在意。无疑他们正在准备更新换代,尽管效果看上去还有所欠缺。

众所周知,比利时的“黄金一代”早已不再年轻,阵容老化是他们面临的最严峻问题,尤其是后防线。去年欧洲杯之后,出生于1985年的费尔马伦已经宣布告别国家队,但红魔目前仍有两位高龄主力:效力于葡超本菲卡的费尔通亨35岁,在卡塔尔杜海勒踢球的阿尔德韦雷尔德33岁,再算上国家队常客博亚塔也已经30有1,说比利时的后卫线是欧洲诸强中最老的一条恐怕也一点都不过分。

不过对威尔士,一向念旧的主帅马丁内斯还是稍稍拿出了一点新意:虽然三中卫布阵依旧,但从右到左分别是27岁的登东克尔、博亚塔和22岁小将特阿特,平均年龄26.7岁,这也是自去年11月以来比利时队最年轻的首发三中卫。而上一次红魔排出“年轻中卫组合”,对手同样是威尔士。那是世预赛欧洲区小组最后一轮,早已出线的比利时遣上了部分替补和新人练兵,其中就包括特阿特和博亚塔,还有一名中卫则是由边卫卡斯塔涅客串。

从两次面对威尔士都被排入先发的情况来看,隶属于比利时奥斯坦德俱乐部的特阿特很有可能会成为马丁内斯的重点考察对象。换代防线,比利时所需要的也正是这种天赋条件不俗的年轻人。特阿特身高达到1米86(也有资料显示为1米91),除了能踢中卫,也可以在四后卫体系中出任左后卫。而过去一季被租借到博洛尼亚之时,他总计出赛意甲31场,主要担任三中卫体系中居左的位置。

就位置类型而言,左脚踢球的特阿特似乎很适合接班费尔通亨,只是论场上表现,这位国家队经验只有3场的小伙子还是嫩了一点。欧国联对垒威尔士,他的表现颇为一般,还在最后时刻成为了拉姆塞回旋过人脚后跟助攻的背景板。但特阿特毕竟还年轻,还有时间和空间继续提升,而根据近期的传闻,英超西汉姆联队对特阿特颇感兴趣,正计划以850万英镑的价格将其拿下。

除了特阿特之外,比利时当然还得准备别的备选,比如对波兰和威尔士,马丁内斯就让登东克尔出现在了首发右中卫的位置。这位英超狼队中场是后场多面手,后腰和中卫都能踢,但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让人怀疑红魔主帅最近两场的选择究竟能不能算是长久之计。别忘了比利时的主力后腰维特塞尔也已经33岁,虽然他的状态保持得还算不错,但毕竟并不年轻且曾经“大修”过。

依照比利时媒体此前的推想,登东克尔与蒂耶勒曼应该就是国家队下一代的中场固定搭配。两人一守一攻相得益彰,可做球队中枢链接全场。如果登东克尔退守后防,那后腰“B计划”怎么办?马丁内斯爱用备选、布鲁日中场范阿肯实际也更偏进攻。惨败荷兰一战,红魔倒是试了试20岁的里尔小将阿玛多奥纳纳,但后者在法甲都还没成为绝对主力,要成为国家队的骨干那肯定还得再多锻炼锻炼。

其实论中前场人才,有6月28日才会年满31岁的德布劳内领衔,比利时应该还能撑住些牌面。虽然阿扎尔已不复当年之勇,但他的弟弟托尔冈阿扎尔以及效力于英超布莱顿的特罗萨尔都算是正值当打,必要时可补上攻击线的空缺。除此之外,红魔还有曾在欧洲杯上闪光的雷恩边锋多库(此次因伤未入选),在布鲁日上升势头强劲被普遍看好的全能前锋克特拉雷,以及新科荷甲银靴奥彭达这些20岁刚出头的年轻人。如果马丁内斯愿意给他们更多一点机会,或许比利时的更新换代速度还可以更快一些。

相对而言,最让人担忧的还是后卫线。就此比利时媒体甚至曾用自嘲的口吻表示:“知道现在身价最高的比利时中卫是谁吗?一个荷兰人!”根据德转网站的估价,英超利兹联中卫斯特勒伊克就是该国“最拿得出手”的一位,市场价约为1500万欧元。这位现年22岁的小伙子出生于比利时,但3岁就回到了荷兰,曾在海牙和阿贾克斯的青训梯队学球,也曾经代表过荷兰U17青年队。另外由于其祖父母出生于荷属东印度也就是现在的印度尼西亚,斯特勒伊克理论上还可以选择代表印尼国家队出赛。

一年之前,比利时足协曾经向斯特勒伊克抛出橄榄枝,但遭到了后者的拒绝,看起来他更向往为橙衣军团效力。不过目前的荷兰可是中卫人才鼎盛,除了范戴克稳占一个主力位置,德弗赖、德利赫特、阿克以及阿贾克斯小将廷伯都很有竞争力。这有没有机会会让斯特勒伊克改变主意?如果排除这种可能性,那比利时“最贵”的中卫就是1400万欧元的德纳耶尔。从年龄和资历来看,这位现年26岁的里昂后卫理应是红魔未来后防的领军人,但他去年欧洲杯的表现一般,本次欧国联又因伤落选,着实不能让人太看好他会在年末的世界杯担起太多重任。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